道桐

你好

【陆散】wedding(2)/l4d2/be/

居然!有!人!看!ヽ( ̄д ̄;)ノ=3=3=3





/
3.
当散人发现自己明白witch的意思后,他就觉得自己所记得的事情并不止这一点。有人曾说过,人所保存的记忆很多,但其中的大部分东西都缺少一柄钥匙来开启。尽管散人承认他现在并不算是个人,不过应该也不会差上太多。
散人决定走出这个小镇,他对于自己其他的记忆抱有些许的好奇,重复相同的事来消耗剩下的生命,不如试着改变一下。
例如现在,这只叫做散人的女巫想要寻找一个更加温暖的地方。
他沿着河道不断走着,心想,什么样的地方称得上是温暖呢。
心中莫名跳出来的是小镇中橙红色的绚丽夕阳,随后联想到的是紫色。
散人并不记得紫色是冷色调还是暖色调,并且单单看上去,紫色也并不是个温暖的颜色。
但是想起这个颜色的散人却莫名的感到心安了。
像是捡起了自己曾重视过的东西,又将它安心放回怀里一样。

那么,什么紫色的东西是温暖的呢?
紫色的房子吗?
紫色的衣服吗?
紫色的云朵?
或者是……紫色的人?




他不禁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自嘲——世上哪来一个紫色的人。
这个想法如同一个泡影,就那样空荡的漂浮在那儿,似乎风一吹就要消散,寂静无声地等待着将来某天的重见天日。
散人沿着河道的岸边走着,草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夕阳把影子拖得细长,洒在他脚下浅浅的枯黄的草坡上。


4.
散人现在有一点可以理解当初在小镇上的人们为什么还要垂死挣扎了。
那些人类还有想要达成的愿望,他们或许想要活下去,或许想要再见到重要的人一面——这样的愿望应该就是支撑他们在如此绝望的黑暗中前行的吧。
但是愿望的实现往往伴随着某种代价的付出,像那些人类中的大部分在逃跑的过程中失去了生命,更加悲哀的是被病毒感染后沦为行尸中的一员,连神智都不能保留,只是一副整日游荡行将腐烂的躯壳罢了。




比如说,现在散人突然想要寻找温暖的地方了,于是他放弃了安全的镇子,放弃了那里漂亮的暮色,决定走出那一小块的世界,去直面人类可能指着他的枪口,去赌一赌千百人中那不一定存在的唯一的可能性。
这时候,散人突然听见了细微的啜泣声。
声音的主人明显狠命的压制着声响,但还是有声音从草丛里漏了出来,散人有些疑惑,小心翼翼的挪到草丛边,拨开了密密麻麻的野草。
——出现在他视野中的是一个男孩子。
他的头发微棕,有一点卷曲,十分松软的样子,孩子看上去并不大,也就六七岁的模样,可他浑身脏兮兮的,没有一块干净地方,能活到现在也真是个奇迹。
那边孩子却被散人发出的响动惊吓到了,他唰地转过身,手里紧握着一根树枝,握得骨节发白,脸却渐渐涨红,大有一种同归于尽的气势。他对着散人大叫:“你……你别过来!




散人并没有伤害这个孩子的意思,因为他的毛色……怎么说呢,给他一种「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错觉,但他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善意。散人默默的思考了一会儿,选择原地蹲下,把手放在男孩子面前的空地上。
嗯……他绝对不是在逗狗狗。




蹲下的女巫就这样和站着的男孩隔着草丛对视着,女巫向男孩伸出了手,但那手的指头锋利,也曾夺走过几个人的性命;男孩把树枝对着蹲下的女巫,圆睁着眼睛瞪着他——那个男孩子的眼睛是翠绿色的,就像夏天的阳光透过树叶,池塘泛起微波的颜色,纯净如新,而如今因为恐惧,一点一点的泛出泪花。散人看着那双眼睛,突然有些回不过神。




他不禁想,真想再看看那双眼睛对他笑一笑啊。




这个念头就在他脑间一闪而过,如同投进湖水的石子一般,留下的仅仅是细微摇晃的微波而已。

评论(9)
热度(16)
©道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