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桐

你好

【陆散】wedding(4)/l4d2/be/

为啥这章辣么少……
因为……我要分两章发【死

-----------------
9.
散人觉得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个目标,做什么都会方便起来。
于是他现在就朝着一个方向赶路,也不管路上看到啥,打他的杀掉,不打的无视。
嗯就是这么简单。

但这样无意义的旅途上,也有特例被他遇上。
散人本来沿着公园的外沿直走,思绪却不知道飘去了哪里。直到他眼角扫到一团黑影,神经才瞬间紧张起来,集中精神望向面前的人。
——三个人的队伍,都有枪械。
对面也明显看见了散人,一个人甚至直接大喊出了“witch”。
散人原本打算利用对方本能后退的空隙找地方藏好,如果对方离开,他也不会追,但是如果对方要来杀他的话,散人还是有信心把他们弄死的。
他收了收锋利的手指,指尖触到掌心的感觉唤醒着身体,做好了立即开始战斗的准备。
但是对方领头人的反应完全出乎他意料,在他的队友都向后退了一步时,那个男人往前迈了一步,一手端枪指着前方,一手拦着队友不让他们上前。
散人至少没看出他有杀死自己的意图,这让他感到好奇。
冷静,自信,责任感,不同于他至今为止遇到的任何人类幸存者。
让他不禁想了解这是个怎样的人呢。

散人闪回墙后,翻了一个医疗包丢过去,上面夹了一张纸条,“我没有敌意,我想和你聊聊。”
对面明显传出了窃窃私语的声音,不过一会,散人看见那个男人走了过来,冲锋枪挂在肩上,神色里带着警戒和好奇。

当别人走到他面前时,散人突然不知道该怎么以一个“怪物”的身份开始这场对话,他愣了一会儿,硬是在泥地上划拉了个“你好”出来。
对方明显吓了一跳,一样在地面上写“你有智慧?”
“……是的”

气氛就这么静了下来,凝成一幅奇异的画面——一个持枪的高大男人和死者所化的witch和平的面对面蹲着,低头各有所思……

“其实我……只是想问问你”散人接着划,“你很强,应该是我看见的最强的人。”
对方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你其实可以找更厉害的人,活下去的机会也更大。”
散人想起在这个男人身后的注视着他的目光——恐惧,闪躲,厌恶。
那样子和这个人简直天差地别,怎么会有走在他身边的资格呢。
男人望着地上的字沉默了半响。
“因为他们是我的朋友吧……怎么说都没有抛弃朋友的道理。”
他跟散人笑笑:“如果我有你说的那么厉害,那更是要保护好他们了。”

散人沉默了一会,“你很强,对现场的判断和反应令人佩服。”
男人摸着头笑了起来。
“真是神奇呢,我竟然能和witch对话,哈哈。”
散人站起来,用手抹去了地上的痕迹,“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
男人愣了一下,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散人望着那个男人跑回他自己的队伍里,与同伴说笑,他们的手掌开玩笑地拍在男人的身上,眼神小心翼翼的投过来。
即使是那样的一个队伍里,拥有力量的人也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散人想,他想要遇到的不再是那样一个紫发绿眸的空壳了。
他希望那个人也是强大温柔的,任何时候挡在自己身前,承担一切的人。
那个自私的嫩芽开始萌发,他在自我谴责的暴雨中庇护着它。


10.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有终结。
蹦腾不息的河水也好,瞬息万里的流风也好,人类的文明、历史,甚至这个世界,总有一天也会结束的吧。
然后现在,名为散人的女巫走到了他所希望的旅程的终点。
——他看见了一片草地。
那满目翠绿上,铺上了鲜红的地毯,还有洁白如雪的纱幕重重围绕在舞台上。
舞台下是整齐的套着白色丝绸,配上紫色纱花的一个个椅子。
是一个草坪婚礼的场地。
这里的一切都没有被污染太多,除了时间过得长了写,以至于那白色的纱幕上蒙了尘显得灰暗了些。

散人止步于此,仅存于记忆中的、从前从未见到的场景此刻在他面前。
让他突然失去了再走向未知的动力。

婚礼是什么呢?
是你和你深爱的那个人,交换诺言,把从那一刻开始到你的呼吸停止的生命托付给对方,从此互相再没有保留,有的只是深爱着彼此的心脏相依传来的有力的搏动声。

散人突然对这样的场景深深期望起来。
他决定不再前进了,他要守在这里,等那个与他内心期盼相同的人出现。
为了这如同深渊中即将熄灭的灯芯一般渺小的希望,他可以付出一切。

女巫这样向着神明许愿道。
他靠在几近枯萎的花柱上,沾了些许血腥味道的风吹过来,白纱就扬起来,轻拂在他脸上,将那灰沉的天空从视线中一次次阻隔。
散人闭着眼睛,看不清表情。

所有的白纱都在风中飘荡着,那场景像一场盛大的祭典。

-----------

下章完结_(:з」∠)_

评论
热度(17)
©道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