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桐

你好

【陆散】边缘 /wedding番外/l4d2/be/

这是说好的番外_(:з」∠)_
虐向注意……

时间轴上是散人变成witch之前,然而还是推荐看了正文后食用风味更佳【。
ooc严重——就是千万不要纠结前面的对话!划拉划拉过去从3开始仔细看吧!(;´༎ຶД༎ຶ`)
文笔是个谜。

---------------------
1.
当mike冲出安全门挥开陆夫人身边的尸群把他拉回门里又死命关住门后,紫发男人的身上至少多了三条向外冒血的口子。
他把陆夫人拉到一边动手给他清理伤口,那男人却突然声音低沉地开了口,“mike,你去看着散人吧,我自己来。”
“你现在动一下都能拉着伤口,还逞能?”被叫做mike的男人皱眉,手上的动作还是没停下来。
“大不了我让菠萝包帮我,你去看着散人!”
“菠萝包那包扎的技术你不如现在直接冲出去算了。”
“……mike!”
“陆夫人你想清楚,你这条命不是你想不要就不要的,你自己想死是牵累我和菠萝包。”他突然停了打趣的口气,变的无比严肃。“你以为这是玩游戏?死了还可以读取存档重新开始?”

紫发男人微微挣扎着的动作突然停了,他低下头,眼睛被额发洒下的阴影挡住便看不清神情,任mike在他身上抹着药膏,疼痛一阵一阵的却牵不起肢体的任何反应。

叫mike的人无声的叹了口气,“菠萝包你去把散人的药换一下吧。”他望向穿红色风衣男人的方向,“小心一点。”
菠萝包为难地皱了皱眉,还是往房间另一边走了过去。
那里静静躺着一个几乎没有生气的人,他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不似鲜血的黄褐色透过绷带渗出来,叫人望而生怯。
那个褐色头发的男人,名叫散人。

2.
“陆夫人,我和你说件事。”
mike轻轻碰了碰守在散人身边的陆夫人的肩膀,对方才缓慢地回过头来。
“你听我说,现在这个样子,散人不会死。”
那双翠绿色的眸子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瞬间亮了起来,几乎要堵住mike接下来的话。
他咬咬牙,避开陆夫人的视线,“……但他也不再会是人了。”
之后的空气都像是凝滞了一样,他小心地抬头,发现陆夫人又转了回去。
他的脊背硬得像是石雕,若是时间停止,他或许会一直守护在散人的身边,化作灰尘也不会离去。

“……陆夫人你是在等着哪一天晚上他彻底变成那样来杀死我们么?还是说你非要等到那一天才肯下手杀掉他?等散人……变成那样?”
“在尸群中困了那么久已经没有救了你知道吗……现在我们浪费的物资只是对你做决定的尊重……”

那个背影颤抖了一下,良久,陆夫人开口,声音强装平静却嘶哑,“mike……我不想杀他……我真的,要我……”
“……陆夫人你如果下不了手我可以替你。但是这是逃避啊。”mike的声音突然放的温柔,“如果我杀了他,你可以确定你不会有哪怕一丝的后悔?……我们不得不这么做,这是你该决定,也只有你有权决定的,你逃不掉。”
“这样的世界里容不下你的私心啊,这是真的,不是你电脑上玩的l4d2。”
他闭了闭眼,“走错一步,我们就都回不来了。”
随后又是长久的安静。
轻微的呼吸声回荡在这个空间里。

就在mike忍不住又要劝劝他的时候,陆夫人说话了:“好了,mike你去休息吧。”
“你们都不会死。”
mike没有动,抬眼看他,陆夫人的表情已经回归平静,在那个坚硬的壳子上找不到丝毫的裂缝。
“那你呢。”
陆夫人站了起来,突如其来的高低落差让他眼前的景物都被黑色晕染,几乎站不稳。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挥开它们:“我也…不会死。”

3.
于是在后来一天的晚上,所有人都沉浸在睡眠中的时候,陆夫人拿起他的手枪,放轻脚步走到散人身边。
那个人的呼吸很急,眉头紧皱,额头上是细密的一层汗珠,脸色却是苍白,睫毛不断的颤动着。一些大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取代它的是层层纱布下涌动的脓水。
陆夫人望着他突然想,他是否还有鲜血可以流出来呢。
这个想法浮现在他心口,牵扯着他所有的神经狠狠的抽动了一下。

陆夫人明白自己心里一直有一个人在问他,你真的要杀了散人吗?
陆之遥你他妈真的要亲手杀了散人吗。
他不想,无论如何都不想。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和mike在某些地方很像,许多事留不得别人提醒自己就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自欺欺人对他来说没有意义,他骗不了在自我中掌控着理性的那部分的自己。

【你难道不知道散人会怎么样吗?】

陆之遥抱着尝试的心举起了枪,漆黑的枪口对准散人的额头,就像他过去无数次对着那些行尸走肉们腐烂开裂的面庞一样。
他清晰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
就是这样啊,如果你扣下扳机,就结束了。
散人不会变成僵尸,他得以解脱,从此死去,不再对你的队伍造成威胁。

但是他也再也不会干不死,再也不会对你嘿嘿地傻笑,再也不会对你一脸撒娇的叫“夫人”——
你再也握不到他的手,留下的只是冰冷的躯壳和早已消散在空气中的灵魂。
百年之后,无人记得他。

但那样不是很好吗,你解开了他的痛苦,保护了你和你的朋友的命。
舍不得的只有你一个人,你还在自私什么?!
陆夫人觉得有一根神经从心口接到他握枪的双手,所以那份痛苦就一并传到了指尖,抽得生疼。

他握枪的手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安静的屋子里甚至传出细微的枪械“咯咯”的声音,分外清晰冰冷。散人就像是被这声音吵到一样,微微动了动。
陆夫人被惊得心脏狠狠一跳,整个人都开始冒汗。
但并不止这样,因为他看见了——
那双琥珀色的眸子艰难的睁开,迷茫地看着他。
陆夫人只觉得那双冰冷的手伸进他的胸膛,紧紧缚住自己的心脏。

如果这天晚上,他不被任何人看见,就这样了结掉散人的生命,也许他能把这份痛苦上锁,深埋在心底任其腐烂,即使日后如何残忍的谴责自己,也大不了是把这条命还给他。
但是散人看见了。他看见自己的朋友放弃了他,在他的睡梦中想这样悄悄地杀死他。如果他不睁眼,不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了么。
那他的朋友该是多么自私的人渣啊。
陆夫人几乎要把这把枪顶到自己脑袋上。

然后他看见散人的目光从一开始的迷茫,转到最后仍是温柔的看着他。
这种无端的信任让他不禁开口解释,“散人你听我说……”
但那语气心虚得自己都听不下去,更谈不上接下去要怎么继续掩饰这已经倾坠的局面。

4.
散人自己也明白自己活不长了。
他的意识渐渐开始时有时无,脑子清醒的时候,身体上的疼痛也让他干不了什么。
他也曾听见陆夫人和mike……那个人是叫mike吧。
他自己也记不真切,人累得懒得想。
他们吵起来过,隐约听得见自己的名字。
不过也无所谓了,他现在除了等着死也没什么别的办法,说不定死不干净,还要杀了别的人。
光是想想这种场景便让他鼻头发酸,莫名其妙的被卷进僵尸病毒,还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他真不想这样。
他也想过自己是不是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多的想不起来,只是觉得那个叫陆夫人的朋友是不是会为他伤心难过。
至少对方应该是把自己当做朋友看的。

再一次清醒时他坚持睁开了眼睛,因为他知道可能就没有下一次了。
再看上一眼吧,说不上话也好。
散人有些无奈地这样想着。
而出现在他面前的是漆黑的枪口,和那个紫色头发的,叫陆夫人的朋友。
散人靠自己快要停转的大脑想了想,才明白了陆夫人是想杀了他。
他没有做错,这样做最好。

可是散人看见陆夫人一瞬间惊慌起来,他甚至开口辩解,眼睛里的是未见过的恐慌,没一处像平时那个自信聪明的人。
夫人,真是傻啊。他在心里自嘲的笑笑。那不像你啊。
我真高兴你能为我做到这步,真的挺好,这样就足够我谢谢你了。

散人轻轻把手搭在陆夫人握枪的手上,着不上一丝力气。好久没开口说话让他原本好听的声音变的干涩。
“夫人……没事儿。”他硬是扯出个笑容,“开枪吧。”
“……散人?!”紫发男人惊异的盯着他。
“我不怪你……你这样做是对的。”
“我不想变成那样恶心的样子。”
散人眨了眨眼,“开枪吧,即使我不想和你告别,那也没办法呀。”
“散人我不是……”
“夫人,这是唯一的选择了,不是为自己,也是为我啊。”
“杀了我吧,然后一定要逃出去……回b站更新、直播……把一切都弄回原来那个样子…多好啊。”
就算神奇陆夫人的直播间里再也不会出现逍遥散人——
就算我再也不能站在你身边了也好。

漩涡开始拉扯散人的视线,他摇摇头,开始说话。
——我不想死。
“我不害怕。”
——我不想离开你。
“所以趁我还有勇气的时候动手吧。”
——我想活下去。
“但是夫人……”
紫发男人的喉咙里发出几乎哀嚎般的呜咽,像被猎枪逼迫到绝境的困兽。

——因为是你,所以我将毫无畏惧。

散人觉得自己的意识快被夺走了,面前人的容貌,他紫色的发丝,翠绿色的充满悔恨的眼睛,蹙紧的眉头,现在死死咬住的牙齿,都快要看不清楚。
他鼓起全身的力量努力驱走心里的恐惧,用肺里剩余的空气吐出几个字。
“…夫人…我啊——”
枪响伴随着嘶哑的绝望哀嚎响彻在将到来的黎明中。

最喜欢你啦。
-------------------

真·be·完结【顶锅

评论(7)
热度(28)
©道桐 | Powered by LOFTER